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同学少年都不贱

不八卦,不愤青,不小清新,不自暴猛料

 
 
 

日志

 
 

到底什么是“我”  

2008-05-25 14:34:44|  分类: 爱思考爱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有一件事我总搞不明白,到底什么是“我”。

这个疑问第一次是产生于上小学放学回家的路上。那时候其自行车上下学。放学后骑车回家,有时候脑子可能在想别的东西,然后就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到家了。这样的事发生了好几次。

这让我很奇怪,就算我不控制骑自行车这件事,好像大脑也有别的地方可以控制自行车。所以当时就有这么一个错觉:是不是别的东西在控制着我的身体,而“我”只是旁观者呢?

这个问题我到现在也不明白。

我现在会这样设想:大脑是cpu,负责处理,“我”只是显示器,负责输出,可以看到结果。我以为是“我”在计算、在思考、在判断,但其实不是我,是那个cpu大脑,“他”都计算完了,我只是看到了结果。但我和“他”是连在一起的,所以产生了错觉,以为那就是“我”。

打乒乓球可以体验这种感觉。打球的一瞬间,球的方向、速度、手臂挥出的时机、角度、力量,这些都要计算,在哪短短不到半秒的瞬间,“我”怎么可能计算出来呢?但我还是能打到球。这就很奇怪,谁在计算呢,那“我“又算什么呢?我只是看到了计算的结果而已。难道说会计算的那个才是“我”吗。要这么说会计算的多了,商店里卖的计算器也会加减乘除,难道他们也算意识?所以想到这里我就想不明白了。

关于“我”是什么,《自私的基因》里提到过这样的看法

基因为了提高存活率,发现了“模拟”的方法——

如果你自己要作出一个困难的决定,而这个决定牵涉到一些将来的未知量,你也会进行某种形式的模拟。你设想在你采取各种可供选择的步骤之后将会出现的情况。你在脑子里树立一个模型,这个模型并不是世上万物的缩影,它仅仅反映出依你看来是有关的范围有限的一组实体。你可以在心目中看到这些事物的生动形象,或者你可以看到并操纵它们已经概念化了的形象。无论怎样,不会在你的脑子里出现一个实际上占据空间的、反映你设想的事物的模型。但和计算机一样,你的脑子怎样表现这个模型的细节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脑子可以利用这个模型来预测可能发生的事物。那些能够模拟未来事物的生存机器,比只会在明显的试验和误差的基础上积累经验的生存机器要棋高一着。问题是明显的试验既费时又费精力,明显的误差常常带来致命的后果。模拟则既安全又迅速。

模拟能力的演化似乎终于导致了主观意识的产生。其所以如此,在我看来,是当代生物学所面临的最不可思议的奥秘。没有理由认为电子计算机在模拟时是具有意识的,尽管我们必须承认,有朝一日它们可能具有意识。意识之产生也许是由于脑子对世界事物的模拟已达到如此完美无缺的程度,以致把它自己的模型也包括在内。显然,一个生存机器的肢体必然是构成它所模拟的世界的一个重要部分;可以假定,为了同样理由,模拟本身也可以视为是被模拟的世界的一个组成部分。事实上,“自我意识”可能是另外一种说法,但我总觉得这种说法用以解释意识的演化是不能十分令人满意的,部分原因是它牵涉到一个无穷尽的复归问题——如果一个模型可以有一个模型,那么为什么一个模型的模型不可以有一个模型呢……?

——第四章 "基因机器"

怎么有点像编程里的递归的概念呢。自己调用别人,调着调着,自己把自己给调用了。

不过还是不明白。

整个世界里有很多我好奇的事,但其中有两件事是我最想知道的。

为什么会存在一个宇宙?
“我”这个自我意识是什么?

不知道何时科学家能找到答案。人类有一天找到答案吗?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